资讯中心

数据共享

试验资源

信息资源

防护技术

批判“996”可以,但别把科研奋斗精神丢了

2019-04-15 12:10:23
作者:马臻
来源:科学网

突如其来,媒体集体发声,批判一些企业强制员工加班的“996工作制”。在一面倒的批评声浪中,大学、科研院所的师生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处境:读研、当老师,应该日以继夜,“撸起袖子加油干”,还是“朝九晚五”,拒绝加班文化?

突如其来,媒体集体发声,批判一些企业强制员工加班的“996工作制”。


在一面倒的批评声浪中,大学、科研院所的师生不禁联想到自己的处境:读研、当老师,应该日以继夜,“撸起袖子加油干”,还是“朝九晚五”,拒绝加班文化?
 
研究生不努力做研究,很难达到毕业要求
 
作为一名大学老师,我的立场很明确——现在是法制社会,遵守法律是底线。一些企业实行“996工作制”,的确违反了劳动法,这无可辩解。

但研究生不是企业员工。研究生到大学里来是接受教育、做研究、完成学位论文的,而不像企业职工那样签了工作合同,通过工作来领取报酬。

研究生向学校缴纳学费,并从学校、导师那儿领取少量补贴,这不代表他们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到时候稳保能毕业”的“自由人”。要毕业就要做研究、出成果,但这非常困难。

研究生读研一时需要上课,读研三时需要找工作,在入学第三年的4月就要提交学位论文。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内又要上课,又要做研究、发表科研论文、写出学位论文,时间非常紧。

更何况,有些学生从普通高校考入重点高校读研。他们在进校之前缺乏科研训练,学术基础不扎实。进校之后,他们缺乏科研点子,还想着要不要参加社团活动、毕业前工作好不好找。这就使他们和直升上来的学生相比,并不处于有利地形。

如今,一些高校和院系提高了研究生申请学位的要求。比如,我们这儿有的系以前硕士生申请学位需要发表一篇核心期刊论文,后来需要在SCI刊物(不限影响因子)发表一篇论文,再后来需要在影响因子2以上的SCI刊物发表一篇论文。博士生申请学位则需要发表若干篇论文,SCI刊物的影响因子总和达到6。

要知道,做科研本来就是难的。研究生有可能做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实验点子已经被别人报道了,或者实验设计有问题、得到的实验结果不能说明问题。好不容易分析完数据,又感到写论文非常困难。论文投稿后,可能审稿周期长、得到审稿人负面评价。

在这样的情况下,研究生不努力做研究、不赶在时间前面的话,就很难达到毕业要求。近年来,我们这儿有的系每年都有大批(50%-80%)的博士生延期毕业或者拿不到学位证,还有的研究生论文盲审被“枪毙”。

延期毕业并不见得是件坏事或者丢脸。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的人努力了还延期毕业,更不用说不努力了。

如果研究生习惯于“朝九晚五”的生活,那么如果不是他基础特别扎实、很聪明或者课题很简单、导师要求不高的话,他就很难完成高质量的学位论文。

课题组怎么要求,学生就怎么做
 
事实上,研究生“朝九晚五”,并不一定能实现8小时的工作量——很多研究生早上9点到,11点半离开,下午2点到,5点走,晚上也不来实验室。一天就工作5.5个小时,每星期工作5天,实际工作量为27.5个小时。

如果课题组都是这样“朝九晚五”的学生,那么课题组离关门不远了——现在的评价体系要求投入少,产出多,竞争又是如此的激烈。教师获批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却产出少,那么以后就很难再申请到科研项目了。

我对学生们说:学生每星期花在学业、科研上的时间,加起来不得少于40个小时。必要的班组活动、党课,还是应该参加的,这些时间可以算在40个小时内,但我不希望看到每星期只工作27.5个小时的情况。

我以前在美国读博士时候的指导教师就告诉我,要把科研做好,除了上课,每星期放在科研上的时间至少需要40个小时。

我从不要求学生签到,也不用像有的老师那样在实验室安装摄像头、指纹打卡机,但如果学生保证不了时间投入,那我只能请他们自己在电脑中记录一下自己“典型的一星期”,然后告诉我究竟有多少时间花在科研上。从没有学生把时间记录发给我看,因为他们在“被谈话”后改进了。

我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如果学生生病了,我当然会让他多休息几天,甚至允许他把毕业论文带到家里去写;如果学生前期努力了,那么他们在研二暑假(两个月)可以外出实习,研三可以一边找工作,一边完成学业;如果学生有复习托福、GRE或者出国访学的需求,我们也可以面谈,商量出一套既不影响学业又满足学生需求的方案。

我从不耽搁学生的论文修改,从不把论文投到“明显不可能中的高档刊物”,也从不卡着学生不让他们毕业,但我说:你要进我的课题组,就要按照我的方式做事,那就是“先紧后松”——一开始要抓紧,以后才能稍微轻松。

我在面谈中就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做不到,或者害怕了,可以选择到别的课题组去。

不同的课题组有不同的要求。有的课题组导师很少管学生,学生自己去图书馆看文献,或者外出实习。学生写出论文,导师修改论文会很慢或者改得很少。考研的学生可以尽管挑选适合自己的课题组。

我的青葱岁月,无数科研工作者的奋斗岁月
 
这个时代,是奋进的时代。“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干事业时不我待。

很奇怪,前一段时间媒体还在报道早生白发的“80后”扶贫干部、日以继夜的科研工作者,现在却批评起了企业加班文化。

但对于大学、研究院所的师生来说,我们心里应该很清楚——如果做科研的人不努力,很难取得成功。无论到哪里,无论做什么工作,勤奋都是必须的。

每年有新的学生进课题组,我会不由自主地讲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

1998年-2001年我在复旦大学化学系读硕士生时,有时候在课题组使用一套仪器需要排队。轮到我用时,为了及时得到实验数据,且不耽误别的同学的实验进程,我“连轴转”做实验——把实验室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当床睡,设闹钟提醒自己半夜起身进行实验操作。

出国前夕,我不能住学校宿舍了,晚上就在实验室电脑房的木头地板上铺席子睡觉,白天接着做实验。

2001年-2006年我在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读博士时,有时候我开夜车做实验,有时候日夜颠倒,晚上在办公室看文献、写文章,到清晨才回家睡觉。

这些都是很遥远的事儿了。我现在绝不让学生“连轴转”做实验,因为这会影响学生健康,还容易出安全事故。但做科研的奋斗精神还是应该保留的。

要成功,就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努力,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现在我们经常听到,“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研究生努力了,就有可能发出更多、更好的论文,这样研究生不但能确保按时毕业,还能拿到奖学金。在找工作时,也能处于有利地形。

毕竟,企业需要的是聪明、努力、做什么就能成什么的毕业生,而不是脑子笨、不努力、一事无成的毕业生。如果将来准备去大学任教的话,那么研究生在读研期间更需要发表更多、更好的论文了。

在大学里,虽然教师不用打卡签到,更没有被强制实行“996工作制”,但是教师不加班加点的话,就很难把工作做好。别以为大学老师只需要上课、备课。我们还需要看文献、申请科研项目、修改或者撰写论文、指导学生做科研,有的老师还需要做行政工作,每天时间严重碎片化。

比如,我平时每天早上8点到学校,中午吃饭后不午休,接着工作,因为下午要去接小孩放学。等下午把小孩送到家交接好,我再开车去学校工作到晚上8点多。周六周日、寒假暑假,我都坚持工作,甚至把小孩送到英语培训机构后,就在门外找个桌子,用手提电脑继续办公。这样努力,我还感到时间紧、压力大。

我对研究生们说:真的要好好珍惜你们眼前的“两点一直线”生活。至少,你们住在学校,吃在食堂,利用现成的实验装置做实验,也没有小孩需要抚养。

等你们成家立业以后,需要处理的方方面面事情更多,压力会更大。现在在校期间不努力做科研,更待何时?
 
 
 

更多关于材料方面、材料腐蚀控制、材料科普等方面的国内外最新动态,我们网站会不断更新。希望大家一直关注中国腐蚀与防护网http://www.ecorr.org


责任编辑:韩鑫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电子期刊》征订启事
投稿联系:编辑部
电话:010-62313558-806
邮箱:
fsfhzy666@163.com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官方 QQ群:140808414

标签: 996, 研究生, 科研奋斗精神

腐蚀与防护网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