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数据共享

试验资源

信息资源

防护技术

工信部副部长王江平:关键材料不突破,先进制造就是空中楼阁

2018-09-12 16:18:36
作者:陈亮平
来源:中国冶金报 中国钢铁新闻网

“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很多设备、应用都离不开材料的支撑,新材料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短板。” 9月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在工业和信息化部、黑龙江省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新材料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新博会)上指出,“工业界必须把新材料产业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深化其战略性、紧迫性的认识,抓紧工作、快速突破。”

    “当前我国正处于工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很多设备、应用都离不开材料的支撑,新材料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突出短板。” 9月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在工业和信息化部、黑龙江省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国国际新材料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新博会)上指出,“工业界必须把新材料产业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深化其战略性、紧迫性的认识,抓紧工作、快速突破。”
 
25.jpg

    据悉,此次新博会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举行,旨在促进新材料生产应用,推动新材料产业快速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国家新材料产业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干勇,德国弗劳恩霍夫应用聚合物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布克等出席博览会并在新材料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发言,黑龙江省副省长聂云凌主持论坛。

    新材料产业是制造强国的基础
 
    王江平强调,要加快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就必须夯实新材料产业这一重要基础。

    王江平指出,没有质量过硬、性能高超的材料,再先进的设计和构想都难以实现。如高温合金与功能涂层材料是航空发动机的关键支撑,电子化学品是集成电路制造不可或缺的材料,碳纤维复合材料、高强轻型合金等是大飞机等高端装备的基础,新型电池材料决定着新能源汽车的续航能力和快充实效,高性能材料支撑着高速铁路的质量和安全,等等。
 
26.jpg

    王江平指出,新材料从研究发现到成熟应用是个漫长的过程,周期少则几年,多则十几年。发达国家往往实行“研发一批、储备一批、应用一批”的材料先行战略。但在我国,材料发展一直滞后于装备制造,影响重大工艺的提升,重大装备、重大工程往往最后才确定材料方案。由于很多新材料国内尚未突破,重大装备、重大工程“等米下锅”的现象非常突出。

    “关键材料不突破,先进制造就是空中楼阁。”王江平强调。

    新材料产业发展仍处于爬坡上坎阶段
 
    王江平指出,国家新材料专家咨询委近期梳理了70余种关键短板新材料,结果表明我国在新材料发展方面存在不少的短板和空白。比如手机芯片材料,仅能生产10%左右。“当前,我国新材料产业发展总体仍处于爬坡上坎的阶段,与建设制造强国的要求相比,关键材料”卡脖子“问题还广泛存在,这与世界第一原材料工业大国的地位不匹配,不能很好支撑我国门类齐全的工作体系。”他强调。

    王江平指出,新材料产业发展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需要注意以下四个方面问题。
 
27.jpg

    一是基础研究不够,新材料产业发展缺乏先导技术的支撑。王江平指出,我国新材料发展起步晚,多数企业涉足时间不长、资本积累不够,研发投入不足、技术储备不足、共性技术供给不足等问题十分突出。资料表明,我国企业基础研究费用占研发费用比例只有0.1%,而国外普遍达到7%-8%,这客观上导致我国原始创新偏低,基础研究对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引领作用不足,尤其是基础数学、现代物理化学与材料学的结合、渗透不够。此外,专用设备发展滞后,也对新材料的产业化造成很大影响。

    二是“大中小”企业融通不够,没有形成很好的协同创新生态。王江平指出,新材料往往有多种功能,不同用途对材料质量有不同需求,生产过程中会形成高、中、低不同档次产品。如果只发展高端材料,中、低端材料就需要重复加工,会导致成本增加。因此,依靠单个企业很难发展好新材料产业,需要各种类型的企业长期合作,发挥各自优势。比如,充分发挥原材料行业骨干企业的优势,利用骨干企业人才、资金、技术等资源相对集中的有利条件,做新材料领域技术创新排头兵;依托中小企业精细化加工生产的特点,培育新材料细分领域“隐形冠军”“小巨人”,让中小企业在细分领域、小批量多品种领域发挥作用。

    三是产用结合不够,缺乏应用牵引。王江平指出,从国内新材料产业发展现状来看,新材料在推广应用上仍存在困难。比如,在应用研究方面,我国稀土产量占全世界90%,但只用在几个主流领域,其他领域应用研究做得很少;在应用验证方面,国产T800级碳纤维,从纤维性能看与国际先进水平相当,但制成复合材料后性能却无法满足要求,主要是因为应用验证不够细致深入。
 
28.jpg

    四是要素联动不够,政策的有效性亟需提高。王江平指出,新材料产业发展环节多、周期长,技术复杂度高,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对政策的依赖性很强。总体看,我国新材料产业所获的科技、金融等要素供给是碎片化的,与其担当的产业重任极不匹配。金融政策不能向科技企业有效传导,制约了包括新材料在内的科技成果转化。现在很多投资基金,名为股权,实为债权,享受股权的利益,承担债权的低风险。它们关注更多的是退出和回购机制,承担风险支持创新的理念不够,离真正的风险投资、天使投资有很大的差距。新材料科技成果产业化迫切需要真正的风险、天使投资基金支持。“我们希望继续加大产业金融支持力度,打通科技链、金融链、产业链,使三者真正联动起来,这是新材料产业发展的当务之急。”他强调。

    新材料工作必须尽快赶上
 
    王江平指出,我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当前的产业现状决定了新材料工作必须尽快赶上。

    王江平强调,培育发展新材料产业,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关键短板新材料为突破口,以产业创新体系薄弱环节为重点,着力构建以企业为主体、以高校和科研机构为支撑、产学研用协同促进的新材料产业体系,为经济社会和国防建设发展提供有力支撑,重点做好以下四方面工作。

    一是要加强统筹协调,协同推进研究开发、产业化、推广应用、培育壮大产业等环节的工作任务。

    二是要强化产用结合,将应用和产业化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着力提升关键核心技术创新能力。

    三是要推进平台建设,加快建设新材料测试评价平台、生产应用示范平台、资源共享平台,创建新材料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

    四是要健全产业体系,完善新材料标准体系、统计体系,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努力为产业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干勇指出,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面对高质量发展需求,材料基础支撑作用不足的问题日益显现。以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智能制造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对材料提出了更高要求。目前,我国国民经济需求的130种关键材料中,约32%在国内完全空白。干勇强调,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没有核心技术就是在别人的地基上盖房子,再大也不堪一击。 

 

 

更多关于材料方面、材料腐蚀控制、材料科普等方面的国内外最新动态,我们网站会不断更新。希望大家一直关注中国腐蚀与防护网http://www.ecorr.org


责任编辑:王元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电子期刊》征订启事
投稿联系:编辑部
电话:010-62313558-806
邮箱:
fsfhzy666@163.com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官方 QQ群:140808414

标签: 工信部副部长, 关键材料, 先进制造

腐蚀与防护网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