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数据共享

试验资源

信息资源

防护技术

中国能研制出轰炸机,全因为他在听课时记了一本笔记

2018-08-09 12:31:17
作者:本网整理
来源:军事头条号

话说上世纪50年代,中苏还处在友好同盟时期,苏联承诺帮助中国建立一整套国防工业体系,其中的空军装备,最重量级的就是图-16轰炸机。

    话说上世纪50年代,中苏还处在友好同盟时期,苏联承诺帮助中国建立一整套国防工业体系,其中的空军装备,最重量级的就是图-16轰炸机。

 

1.jpg

    图-16轰炸机

 

    喷气式的图-16和涡桨的图-95一道,形成了50~60年代苏联的战略轰炸体系。


   在苏联图-16也是1954年才投产的,所以1956年,图波列夫设计局才开始向中国转移图-16的生产技术,这已经够快的了。1958年,苏联援建的轰炸机生产设施在西安阎良开始安装。苏联同时还负责培训中国造轰炸机必须的工程技术人员。

 

2.jpg

    图-16轰炸机

 

      不过,大家都知道,那时候中苏论战已经铺天盖地了,两国政宣机构大喇叭小喇叭一起刷了一千多楼。在双方还没有最后撕破脸的时候,1959年5月,西安派出一批(也是最后一批)中青年技术人员,去苏联喀山的图-16飞机生产厂,学习飞机强度计算及静力试验。


    那时候,苏联先培训的是我国工厂生产线的工程人员、技工,就是告诉他们怎么读懂图-16的图纸,这个螺丝要拧几圈、这个钢板要削成什么形状。第二阶段,就是培训一批中国的技术研究人才,这批人要彻底搞懂图-16的技术、结构力学、气动设计原理,这样中国就不但能独立制造图-16,还能自行改进图-16甚至研制自己的下一代轰炸机。1959年5月的这批去学习的技术人员,就是学这个的。

 

3.jpg

    图-16轰炸机

 

    在喀山,苏联专家开始给中国技术人员讲课。在课堂上,苏联教师说:“这些课你们就随便听听,了解个大概原则就可以了。详细的技术资料,你们回国后我们装一节车箱给你们运回去!”

 

4.jpg

    图-16轰炸机

 

    这苏联教师是一点没受到中苏论战愈演愈烈的影响(当时苏联很多基层人员真的不觉得中国和苏联关系会破裂,双方私交一直都不错)。


    于是,去学习的中国技术人员听了苏联教师的话也就信了,上课玩手机的玩手机,刷朋友圈的刷朋友圈。

 

5.jpg

    轰-6,仿制自图16,被中国魔改成在21世纪都能威慑邻国的神奇武器

 

    这个技术课程上得很密集,一个月之后,课讲完了,中国学员回国了。


    苏联教师说的一节车皮的资料,没见着。


    废话,一个月之后就是59年6月。在这个月,苏联政府单方面撕毁了中苏双方签订的关于国防新技术的协定,拒绝向中国提供新的国防装备和工业技术。所以中国原子弹工程就叫596工程。


    去苏联学习的几十号人、整个西安阎良的几千号人彻底陷入懵逼状态了。


    当时国内得到的图-16的技术资料,只有苏联给的一本强度综合数据,是“只有答案而没有计算过程和计算报告”的一个东西。只有这个东西,中国自己制造图-16都成问题,更不要说自行改进设计图-16了!


    正在大家懵逼的时候,去苏联学习的几十号人中,站起来一位不到30岁的年轻人。年轻人弱弱的说:“报告领导,我……上课的时候记了点笔记。”


    记住这个年轻人,他叫马凤山。中国第一代飞机总体设计师——轰-6之父。


    马凤山同学当时记下来的这本笔记,叫做《马凤山笔记》。

 

6.jpg


    马凤山总师从那开始,马凤山记的这本笔记就被敲上了N个章,套上了N个档案袋,装在西飞最绝密的档案柜里。马凤山同学身上也被敲上了N个章,套上了N个档案袋(误,划掉),成为西飞乃至中国航空工业密级最高的人员之一。


    《马凤山笔记》用的是马凤山同学在苏联买的一种很厚的软皮学生练习本记录的。包含有当时苏联教授的3门课的笔记:《图-16飞机的静力试验考察报告》、《图-16飞机强度计算原始数据总结报告》及《从图-16改为图-104的结构考察报告》。

 

7.jpg

    制造轰-6型轰炸机的车间

 

    这本笔记为我国轰-6飞机进行强度计算,确定原始数据及编制静力试验任务书提供了依据,为我国大型飞机(轰炸机和喷气式客机)的研制也提供给你了最原始的数据积累。简直就是中国航空史上的罗塞塔石碑。轰-6飞机的零升阻力系数、最大升力系数等等,都取自马凤山笔记。直到20世纪70年代,确定轰-6飞机的机体首翻期时,也是采用马凤山笔记的数据。90年代,中国和图波列夫恢复学术交流之后,图波列夫设计局向中国公开了图-16飞机的原始技术资料,拿来和马凤山笔记一对比,笔记上抄录的完全正确!


    很多很多年后,已是上海飞机设计所所长、总设计师、国防科技委主任的马凤山,在回忆那段岁月的时候说道:


    “那时候的我,第一件事是考试考进了上海交通大学;第二件事是毕业后在当检验科副科长的时候计算了一下松花江一号的气动布局;第三件事是在苏联听课的时候顺便记了一本笔记,就是这些很微小的事情,谢谢大家”。

 

8.jpg

 

更多关于材料方面、材料腐蚀控制、材料科普等方面的国内外最新动态,我们网站会不断更新。希望大家一直关注中国腐蚀与防护网http://www.ecorr.org


责任编辑:王元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电子期刊》征订启事
投稿联系:编辑部
电话:010-62313558-806
邮箱:
fsfhzy666@163.com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官方 QQ群:140808414

标签: 中国, 轰炸机, 马凤山总师, 笔记

腐蚀与防护网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