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中心

数据共享

试验资源

信息资源

防护技术

争论:影响因子是维持公平的方式还是暴政?

2018-07-09 11:51:44
作者:小希
来源: X一MOL资讯

新一版的期刊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IF)公布。无论是能源领域杂志的高歌猛进,还是被“踢出”SCI队伍的杂志的黯然神伤,都毫无意外地引起了热议。作为需要发文章攒影响因子的研究僧,小希只关注自己方向的几本杂志,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把工作投给那些“黑马”,从此成为人生赢家,躺着毕业、工作Offer随便挑……

    最近,新一版的期刊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IF)公布。无论是能源领域杂志的高歌猛进,还是被“踢出”SCI队伍的杂志的黯然神伤,都毫无意外地引起了热议。作为需要发文章攒影响因子的研究僧,小希只关注自己方向的几本杂志,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把工作投给那些“黑马”,从此成为人生赢家,躺着毕业、工作Offer随便挑……期刊的影响因子,指的是该刊前两年发表文章的平均被引用次数。一种刊物的影响因子越高,技术上讲,只能说明其刊载的文章的平均被引用率高。但实际上,影响因子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广泛应用而又备受诟病的学术评价指标,研究生毕业、科研职位申请和晋升、基金申请、评奖评优……都绕不过影响因子这道坎。对于这种状况,有赞扬者,有批判者。赞扬者认为这是一种相对公平的测量评判标准,拼影响因子总比拼资历和人际关系要好得多;而批评者却认为这是一种“暴政”,不但不能促进科研的发展,反而可能会拖后腿,逼迫科学家专注于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发表文章,追逐所谓的“热点”而不是科研创新本身。

 

9.jpg
影响因子定义。图片来源于网络

 

    6年前,美国细胞生物学会等70多个组织的150余位科学家签署了《旧金山科研评估宣言》(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简称DORA),以反抗影响因子的“暴政”。DORA的中心思想是:“评估科研要基于研究本身的价值,而不是发表该研究的期刊的影响因子”,建议科研资助机构、研究机构等有关各方在资助、任命和晋升的考量中,停止使用基于期刊的单一指标——尤其是期刊影响因子——来评估科学家的贡献。去年4月27日,“自然科研(Nature Research)”总编辑菲利普?坎贝尔爵士代表包括Nature 在内的自然科研旗下期刊正式加入了DORA,倡导科研评估不要再过度依赖基于期刊的指标。


    在对影响因子的批评逐日增长的趋势下,Nature 杂志的“WORLD VIEW”栏目近期刊登的一篇评论发出了另一种声音,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的青年教师John Tregoning表示,如果不看发表论文的影响因子,还能靠什么来评价处于职业生涯早期的年轻研究者?。[1]  影响因子是如此的简单,就像实验数据一样,一个数字可以让人们对科学家和他们的工作进行评价,同时也能快速的评价期刊的影响力。这并不是指顶刊的文章一定好,影响因子较低的杂志上的文章一定不好,而是在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平均水平要比那些影响因子较低的期刊更高。也就是说,平均水平下,影响因子较高的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有更大的可能性是重要的论文。就如同化学材料领域的研究者发了JACS、Angew、AM,大家都会祝贺,毕竟在这种级别的杂志上“灌水”,难度要比在三区、四区杂志上大的多。

 

10.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很多人都同意“仅仅依靠影响因子来进行学术评价”并不全面,不过Tregoning认为,问题的关键是那些反对者只是指出影响因子的问题,却不能给出一个更加合理的替代方式。有机构提出用文章引用数和基于文章引用数的H-因子等指标评价科学家会更有说服力,然而H-指数和引用数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对于初出茅庐的青年研究者来说,这些更像是看得见够不到的奢侈品,甚至会让更多年轻人拿不到项目和资金,黯然退场。评价他们成果的好坏以及预测他们最终的影响力并非易事,当前最有效的方式依旧是他们发表论文所在期刊的影响因子。有研究者在Journal of Informetrics 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认为期刊影响因子对于评价年轻学者有一定的积极作用。[2]


    举个例子,就如同每年都会有人吐槽高考,应试教育,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目前为止,高考依旧是我们能够找到的最公平最有效最透明的高校招生方法。

 

11.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

 

    伟大的科研并不意味着成就事业,很多科研人都希望自己的研究能应用于实际,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如何才能将自己的工作推广出去,让更多的人知晓和认可呢?在影响因子高的杂志上发表文章,利用杂志的平台宣传自己的科研成果,无疑是一种捷径。


    再举个例子,就像在大学寝室里打扑克,如果规则谈不拢,相信所有人都会十分的抓狂,甚至会不欢而散。科研也是一样,需要一种快速、清晰、易操作的规则来评判科研工作的影响力。尽管早就有人统计过,很多高影响因子期刊上的文章,引用数分布并不平均,甚至相差很悬殊。以Nature 为例,89%的引用来仅来自于25%的文章。[3]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相信Nature 上的工作平均水平较高。就比如大家都愿意相信出自哈佛、耶鲁的学生要比三流大学的学生强,尽管哈佛、耶鲁的毕业生中也一样会有不入流的人渣。


    当然,由于长时间的受到过多的关注,影响因子已经“恃宠而骄”,在科研界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很多研究人员对影响因子趋之若鹜,这并不正常。但如果一旦影响因子被踢出学术舞台,谁又能够代替它呢?科研评价体系改革路在何方?

 

更多关于材料方面、材料腐蚀控制、材料科普等方面的国内外最新动态,我们网站会不断更新。希望大家一直关注中国腐蚀与防护网http://www.ecorr.org


责任编辑:王元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电子期刊》征订启事
投稿联系:编辑部
电话:010-62313558-806
邮箱:
fsfhzy666@163.com
中国腐蚀与防护网官方 QQ群:140808414

标签: 影响因子, 美国细胞生物学会, 维持公平, 暴政

腐蚀与防护网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